记者暗访假病历产业链:全套材料只需2280元

发布于:2019-05-14   编辑:admin 浏览:

  2016年11月25日,深圳媒体人罗尔的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爆朋友圈。五天后,腾讯捐款通道的捐款加上小铜人金服捐赠,罗一笑收到了近260万元的善款。这个金额最终浮出水面,是因为人们发现罗尔有三套房产。这是第一次人们对网络众筹产生质疑。

  2019年5月5日,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在水滴筹APP众筹100万。人们开始质疑众筹平台对受捐者收入和财产审核是否严谨。作为此次事件的发散,媒体挖出众筹背后代写经历、提供虚假病历的黑色产业。阅读数7029万的热词#网购众筹文章虚假病历#,让“消费善意” 成为键盘下的高频词汇。

  5月10日,记者在淘宝首页搜索:病例诊断,会有大量关键词为病历诊断定制、检查报告单的商品出现。有一家店铺出现在淘宝网页第一的【广告位】,并在店铺头像的右侧注有“广告”标识。据了解,登上【广告位】需要向淘宝缴纳一定的费用。

  记者与淘宝店客服取得了联系,还没等记者说明来意,无一例外,每个客服都给出了QQ或者微信号,称“旺旺不方便联系。”

  商品名为“定做处方笺 的卖家,没等记者说明来意,卖家就报出了交易价格和方式。卖家朋友圈里的内容,多为“代开证明”的病历图。

  另一位淘宝店名为【xx 翻译中心】的卖家刚添加好友,就发来了十分完善的信息问卷。

  记者表示需要假的病历单用在众筹平台上,卖家称:我们只管制作不管客户用途。

  5月5日之前,媒体还未把“假病例产业链”推向热搜榜单的时候,网购全套虚假病情材料仅需300元左右,事隔72小时,网购成本提高了7倍。

  记者与卖家的聊天信息中得知,一部分购买虚假病历的人只是用来请假。“我们不会干涉客户的用途并且不能保证这些虚假病历能通过众筹平台”卖家说。

  对于虚假病情材料是否能通过筹款平台的审核,2018年6月媒体就对此做了详细的报道。将中介代开的虚假材料在“轻松筹”平台上提交审核,很容易通过了“轻松筹”的审核。

  “需要跟大家说明的是,轻松筹是基于强社交筹集捐款,也依赖强社交关系加强审核,大家一旦发现疑似骗捐行为,可以向平台举报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我们会全力组织调查,确保大家的捐款安全,平台还建立了先行赔付机制,一旦认定为诈捐,平台会在第一时间将善款返还给捐赠者。”

  然而,2017年2月,因对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等问题,“轻松筹”平台被民政部约谈。

  用虚假材料轻易就能发起众筹,对此水滴筹客服称“有专人审核材料,捐款人对审核材料的真实性无需担心。为了保障捐款人的利益,材料完全审核通过后,患者才可以申请提现。”

  但申请当天,虚假材料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均提醒称,相关资料已通过审核。捐款链接均已成功发起,并提示可以提现。

  求助人在提交身份证明材料、病情证明材料等相关材料,通过平台初步审核之后,还需要经过社交网络的监督验证、提现公示验证等环节,才能最终完成提现。对于仅仅提交了基础信息而不在社交网络进行传播验证的筹款,既无法筹集到所需资金,也无法最终完成提现,可视为无效求助项目。

  回到2018年6月29日,《轻松筹倡议向假病历黑产和骗捐宣战,让捐款流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写到“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假病例,可见黑产之猖獗。”

  2016年11月25日,深圳媒体人罗尔的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爆朋友圈。五天后,腾讯捐款通道的捐款加上小铜人金服捐赠,罗一笑收到了近260万元的善款。这个金额最终浮出水面,是因为人们发现罗尔有三套房产。这是第一次人们对网络众筹产生质疑。

  2019年5月5日,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在水滴筹APP众筹100万。人们开始质疑众筹平台对受捐者收入和财产审核是否严谨。作为此次事件的发散,媒体挖出众筹背后代写经历、提供虚假病历的黑色产业。阅读数7029万的热词#网购众筹文章虚假病历#,让“消费善意” 成为键盘下的高频词汇。

  5月10日,记者在淘宝首页搜索:病例诊断,会有大量关键词为病历诊断定制、检查报告单的商品出现。有一家店铺出现在淘宝网页第一的【广告位】,并在店铺头像的右侧注有“广告”标识。据了解,登上【广告位】需要向淘宝缴纳一定的费用。

  记者与淘宝店客服取得了联系,还没等记者说明来意,无一例外,每个客服都给出了QQ或者微信号,称“旺旺不方便联系。”

  商品名为“定做处方笺 的卖家,没等记者说明来意,卖家就报出了交易价格和方式。卖家朋友圈里的内容,多为“代开证明”的病历图。

  另一位淘宝店名为【xx 翻译中心】的卖家刚添加好友,就发来了十分完善的信息问卷。

  记者表示需要假的病历单用在众筹平台上,卖家称:我们只管制作不管客户用途。

  5月5日之前,媒体还未把“假病例产业链”推向热搜榜单的时候,网购全套虚假病情材料仅需300元左右,事隔72小时,网购成本提高了7倍。

  记者与卖家的聊天信息中得知,一部分购买虚假病历的人只是用来请假。“我们不会干涉客户的用途并且不能保证这些虚假病历能通过众筹平台”卖家说。

  对于虚假病情材料是否能通过筹款平台的审核,2018年6月媒体就对此做了详细的报道。将中介代开的虚假材料在“轻松筹”平台上提交审核,很容易通过了“轻松筹”的审核。

  “需要跟大家说明的是,轻松筹是基于强社交筹集捐款,也依赖强社交关系加强审核,大家一旦发现疑似骗捐行为,可以向平台举报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我们会全力组织调查,确保大家的捐款安全,平台还建立了先行赔付机制,一旦认定为诈捐,平台会在第一时间将善款返还给捐赠者。”

  然而,2017年2月,因对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等问题,“轻松筹”平台被民政部约谈。

  用虚假材料轻易就能发起众筹,对此水滴筹客服称“有专人审核材料,捐款人对审核材料的真实性无需担心。为了保障捐款人的利益,材料完全审核通过后,患者才可以申请提现。”

  但申请当天,虚假材料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均提醒称,相关资料已通过审核。捐款链接均已成功发起,并提示可以提现。

  求助人在提交身份证明材料、病情证明材料等相关材料,通过平台初步审核之后,还需要经过社交网络的监督验证、提现公示验证等环节,才能最终完成提现。对于仅仅提交了基础信息而不在社交网络进行传播验证的筹款,既无法筹集到所需资金,也无法最终完成提现,可视为无效求助项目。

  回到2018年6月29日,《轻松筹倡议向假病历黑产和骗捐宣战,让捐款流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写到“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假病例,可见黑产之猖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