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安:算法推荐要平衡商业化和公共化

发布于:2019-05-27   编辑:admin 浏览:

  5月18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举办“算法推荐与人工智能圆桌论坛”,邀请复旦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山大学等院校的新闻传播学、哲学、计算机、法学等学科的知名专家,聚焦“信息茧房”、“隐私保护”等主题展开深入、热烈的探讨。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教授认为:当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把智能算法进行行业普遍采纳和实践运用的时候,将纳入到全球治理规则问题。这是新问题,既是在地的,又是全球的。

  媒介技术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每一种新媒介的产生,都开创了人类感知和认识世界的新方式。步入人工智能时代,算法对信息传播业的运行规则和运作模式产生重构影响,基于算法推荐的内容分发机制,不仅可以满足受众的个性化信息需求,还能节省用户获取内容的时间成本。但人们对新技术的警惕致使智能算法不断受到质疑,其中,“信息茧房”就是热门话题。所谓的“信息茧房”,是指传播体系个人化所导致的信息封闭的后果,当个体只关注自我选择的或能够愉悦自己的内容,而减少对其他信息的接触,久而久之,便会像蚕一样桎梏于自我编织的“茧房”之中。

  张志安表示,目前人工智能和算法推荐所遇到的问题,是各个国家都在努力解决的,但中国和西方所担心的问题有很大不同,在西方主流媒体,作为职业权威的新闻工作者相对持消极回避或质疑姿态,因为在其政治体制和媒介体制之下,他们更注重个人用户的隐私保护、更强调公共参与和政治投票、更强调主流媒体的公共辩论功能。为此,我们更需要从算法推荐对特定场域中信息传播的影响进行重新思考。

  首先,以传播的形态来讲,人工智能内容满足了大部分青年群体快速娱乐需要;其次以传播中介来讲,算法驱动的智能化的信息平台已经成为核心的传播渠道;最后,以受众的角度来讲,西方一些研究表明,算法推荐的内容也可以做到更加全面、客观。所以,从实际效果的角度来看,很难简单的下一个结论说,算法推荐就一定会导致所谓的“信息茧房”。

  算法推荐的优化和治理本质问题还是数据商业化,那怎么让商业化和公共化更加平衡呢?国外一些组织和学术机构倡议,可以主要从三个维度来起草和完善测量标准。一是个人信息接触,看个人有没有更多的沟通选择,是否促进多元化的信息接受结构。二是促进公共辩论,每个人能不能看到不同平台和不同政治立场的观点。三是为少数激进观点保持多元的可能,即另类观点依然有被传播的空间和机会。

  中国互联网企业在逆向全球化的时候,它要怎样接受当地制定的人工伦理和数据保护的规章制度?这个问题是新的,既是在地的,又是全球的。

  张志安分别从三个角度讲了算法推荐的在地性思考。第一,用户规模和算法的智能化程度的在地性,算法推荐所成就的中国互联网资讯平台是有本地性和在地性的。第二,对新闻传播行业格局的影响和意识形态影响也有在地性考量。过去主流媒体新闻价值多数受众的共同兴趣,背后基于对公共话语公共性的考量,现在算法推荐主导的新闻价值观,正在倒过来一定程度地影响主流媒体编辑的权威判断原则。第三,关于算法推荐和人工智能政策规制在地性的考量。算法推荐规制是政府和媒体合力的行动,但是媒体在其中很难再构建自己传统意义上绝对的传播权威。

  成熟的算法能够为人们提供各种类型的有益信息,在提高生产、生活效率的同时,又能促进人们视野开阔、思想进步,这才是技术向善的体现。新的传播技术,如何使事情变得更好而不是更糟,这个挑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人类认知的不断深化,有理由期待,算法推荐的问题将会得到越来越妥善的解决。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