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同学合伙做生意都不行 不要找朋友做合伙

发布于:2019-05-13   编辑:admin 浏览:

  “2019年冬季达沃斯”于1月22日-25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主题为“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北京时间1月23日20:00举行“对话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专场,马云出席并发言。

  马云认为,很多一起读商校的同学,他们有很好的友谊,之后合伙做生意,但最后都不行。对这个我是研究过的,很多人说合伙做生意就像结婚一样,但实际不是这样的,所以我建议你不要找朋友让他成为你的合伙人,一起建立公司,你只要保留友谊就好了,因为友谊太珍贵了,他们可以给你提出建议。

  比如我们这18个创建者,现在我们还保留联系,我们有过10周年的庆祝,到今年是20周年了。这18个创建人每个人都过得很好,我本人常常旅行,也广交来自不同行业的朋友,他们往往都是在他们行业非常有领导力、非常特别的人,这些人往往都愿意分享,我常常和他们一起打牌、一起喝一杯,现在好像变得困难了,因为没有时间了,但我觉得有好朋友特别重要。我是一个相信友谊的人,我有很多朋友。

  观众提问:下午好,我来自于牙买加,我认为技术是有好处的,我们应该让它民主化,让它获得市场,一些小的、贫穷的国家也能获得技术,但我关注到在创新时没有一些标准来致力于技术进步,一些小国、穷国就被遗忘在后面掉队了。我想问您,关于全球化有没有一些标准化的努力,让小国穷国也能够增长和受益。

  马云:确实,这个问题很好,这也是我每天做的事情,对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小企业,不要先考虑标准化、规则或监管,不要想这些问题,要先想鼓励创业、鼓励创新,当出现了企业之后你再去监管它、去管理它。

  上个世纪有很多大规模公司,有很多标准、规则的制定,这是属于20世纪的,而这个世纪更多强调的是个人化、创新、个性化,因此如果说标准化,往往都需要花很多时间,还要花时间去辩论、作为一个企业家你自己去做,可能五年就能带来改变,因此我认为对于发展中国家不要去跟他们说标准化,因为越谈标准化就会有越多担忧和关切。我觉得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是好事,在欧洲很多国家都是担忧很多,因为以前制定了很多规则,但这对于发展中国家其实是好事。

  观众提问:我来自于Poany(音),关于教育这方面,我往往想找到一个地方可以分享我的担心、表达我的关切、我的忧虑,我想的是,怎样可以创造这样一个地方,让所有人都可以分享,向别人表达他们的担忧?因为你也提到了,你和你的创建者分享了你的关切和担忧。

  马云:作为全球的年轻领导人、年轻塑造者,我觉得我们在这里有这样一个场合就是很好的事情,我觉得达沃斯对于年轻领导人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当我第一次参加达沃斯时我也很年轻,当时我听了比尔.盖茨、克林顿等人的发言,我认为达沃斯就是一个很好的场合,因为达沃斯真的是让我产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年都来的原因,每次我来都会和这些年轻人、和这些年轻塑造者在一起,如果我只能做一件事,肯定是这件事。

  还有,你们不要一起做生意,不要搭伴做生意,因为你们可以跟其他人合作,不要在这个会议厅里找人。

  马云:因为我看到很多一起读商校的同学,他们有很好的友谊,之后合伙做生意,但最后都不行。对这个我是研究过的,很多人说合伙做生意就像结婚一样,但实际不是这样的,所以我建议你不要找朋友让他成为你的合伙人,一起建立公司,你只要保留友谊就好了,因为友谊太珍贵了,他们可以给你提出建议。

  比如我们这18个创建者,现在我们还保留联系,我们有过10周年的庆祝,到今年是20周年了。10周年的时候我让每个人都写一封辞职信,我说你们不拥有这个公司,公司也不拥有你们,这10年你们真的很努力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可以过你们自己的日子,想干嘛干嘛,如果48小时以后你还想在阿里巴巴工作,到时你再写一封申请信,然后你可以再回来,继续在阿里巴巴工作,那时你就不再被看作是创建人。

  当时就是做了这样的规定,这是在公司10周年时做的。很多公司都有创建人,创建人一直待着,创建人有了问题,结果导致整个公司都有问题。我当然非常自豪,这18个创建人每个人都过得很好,我本人常常旅行,也广交来自不同行业的朋友,他们往往都是在他们行业非常有领导力、非常特别的人,这些人往往都愿意分享,我常常和他们一起打牌、一起喝一杯,现在好像变得困难了,因为没有时间了,但我觉得有好朋友特别重要。我是一个相信友谊的人,我有很多朋友。

  很多人说你怎么找一个在监狱里的犯人呢?我说这有什么?他只是犯了错误,受了惩罚,但他依然是我的朋友,当他服完刑以后出来他一定会改变,我们依然是朋友。

  有些官员也是我的朋友,我觉得交朋友不是看这个人多成功,如果我有了问题,朋友之间能提出建议和支持,这才是最重要的。

  观众提问:我叫穆瑟芬(音),我来自埃及,特别高兴成为全球年轻塑造人之一。我想问的是,您晚上会担心什么,会让您睡不着的。

  马云:今天的世界什么会让我睡不着觉呢?没有,没有事情会让我睡不着觉。我睡得可好了。

  当你一生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就比如现在的阿里巴巴,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它光鲜的一面,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困难,当时我有很多问题、很多问题。经历了这些问题后,我意识到,我睡不好,那些问题也在,我睡好了,至少我还能有劲儿去解决这些问题,当你有了这样的经历之后,你就会有同样的想法。

  比如我早上起来对自己说,今天我要去非洲,或者今天我要去欧洲。在联合国的一些委员会上我会讲我的想法,人家接不接受那是另一回事,最重要的是你要去讲,去表达你认为对的事情,然后想办法去改变。就这么简单。别担心。

  观众提问:我叫娜塔丽珊,我来自于香港。您是一位特别棒的领导人,但我也知道您是一位非常好的教授,您知道现在的教育系统有很多问题,我在教育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为学生提供21世纪所需要的技能,我们往往会遇到一些学生,他们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想干嘛,因为学校给我们提供的往往和这个真实世界差距很大,这个问题现在确实很严重,您有没有想过如何让民间企业或私营部门更多参与到教育系统中?让高中学生能够了解什么是电子商务、什么是创业,我知道阿里巴巴有创业基金,你有没有想过如何为更年轻的孩子去做这些事?

  马云:谢谢,事实上我已经创建了一个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我们确实要努力,从而改变,怎么改变呢?当时我觉得改变就要从小开始,因此我建立了幼儿园。在中国,人们特别重视学校,大家都想去好学校,这是中国的一个特色,好多时候学校甚至会考察家长。有人跟我说,我现在这种方式可能会导致招收不到学员,但我一点都不担心,阿里巴巴有这么多员工,怎么会没有学员呢?

  有人说,如果他们上了阿里巴巴的小学,小学毕业后可能没法儿上正常学校,我说没事儿,那我就建初中嘛,初中读完之后再去建高中,高中之后是不是要再建大学呢?关于这一点我不担心,因为我相信十年之后的大学肯定会接收出自我们学校的学生。因为我们的做法是要培养真正的人,而不是去培养机器。在幼儿园要让孩子学唱歌、学跳舞,让他们有文化,种下文化的种子;在小学教给孩子价值观,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价值观,我不希望让孩子只接收西方的价值观,不接受东方的,或者是相反。很多人在中国都会抱怨,我问你们有没有去看过道家的、儒家的、佛家的东西,很多人都不了解。也有人会抱怨西方文化不好的地方,我就问他们“你们有没有读过《圣经》?”大家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会去抱怨不同的文化,所以我们在小学就会教这些。

  到了初中,他们要很努力地学习,到了高中,他们就要培养兴趣。我想,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上大学,一定要上大学,至于孩子到底想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你先上了大学再说。因此针对这一点我想做点事,阿里巴巴现在就在做这样的实验,我们也很高兴地得知越来越多孩子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

  我们的学生数量不多,不好的消息是我还没有证明10年以后到底会怎么样,但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让孩子先学会做人,而不是让他成为学习机器,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好的结果的。